既不回头,何必不忘。 若是无缘,何须誓言。 今日种种,似水无痕。 明夕何夕,君已陌路

『孤鸿』叶子是不会飞翔的翅膀


             

叶子是不会飞翔的翅膀,翅膀是落在天上的叶子。多年前台湾疗伤歌手阿桑的一曲《叶子》唱出了多少人的孤寂与淡淡的忧伤。天堂原来应该不是妄想,只是我早已经遗忘,当初怎么开始飞翔......陈晓娟的填词句句蹙心,很多时候不由的想象我这片叶子,是不是早已开始不在妄想,很多人事音书已经遗忘,我一开始就没能飞翔,所以我不是落在天上的叶子。


很多事情多年来一直被我深深的埋葬在我的心海桑田之中,从始至终不见天日,像极了古老预言黑夜传说中的吸血鬼。书籍和电影使我所知吸血鬼和天使一样都长着可以使自己得以飞翔的翅膀,所以吸血鬼和天使至少有一点是共通的,他们都长着一对翅膀。我没有想过自己如果被假设在一个预言或者传说之中,我是做吸血鬼好还是做天使好?这个世界原本很多事情都是本末倒置的,没有办法做到黑白分明只能黑白配。


我是三月下旬到的北京,过来不久就迎来了酣畅淋漓的大雪,漫天的雪花像赶着投胎的魂急促而下,雪花又大又密,从桃花岛(亚墨的宿舍别称,在银泰鸿业高尔夫俱乐部小有名气)向外望去,整个世界沉寂在一片雪幕之中。我用手指在玻璃写着上乱七八糟的字,几分钟后那些没有影子的字迹在桃花岛温暖的气息中变成一片模糊,水珠滴答而下,流落在窗台上的水渍一片冰凉。


次日出去参加培训的晨跑,我置身在一片漫天雪域之中,到处都是银装素裹,几个女孩子的绣花裘袄格外醒目,看的出神之际,我开始思考,我想我心底一定有一个深爱的女子,身着墨绿色长裙席地而坐。但是突然一种难以言说的冷自心底深处向外蔓延,冰冷了寸寸肌肤,是羽绒服都不能抵御的寒风吹过。彼时境那时情,我想我是孤独寂寞的,所以会觉得难以言说的冷。


银泰鸿业会所旁的练习果岭处,不知道是谁推起了一尊雪人,咋一看还真是人模人样的,比起真实生活中那些人模狗样的人强多了。在去球场的路上几颗柳树可能是受到了自动喷水系统一夜的洗礼,缀满了冰挂煞是好看,很多培训学员都掏出了手机一个劲儿猛拍。柳树开始发芽并不见得叶子,但是可以想象几个月后这几株树带给大家的绿荫,他依旧会同往年一样的枝繁叶茂。我伸手拾了一支掉落的冰挂,透过结冰发现柳枝竟是不多见的红色,欣喜之下将其紧握在手心,一路往前走。只想他们完全干枯之前将之收藏,安放。


回到桃花岛,翻出一些书本,最近再看《追风筝的人》,震撼心灵的一部作品。巧妙,惊人的情节交错,其不仅是一部政治史诗,也是一个关于童年选择如何影响我们成年生活的极度贴近人性的故事。没有虚娇赘文,无病呻吟,只有精炼的文字。这些文字细细的勾勒出了家庭与友谊,背叛与救赎。通篇的文字敏锐真实,能够引起人们的共鸣。追寻生命的真实和选择一条好人之路就是这本小说的架构。一介凡夫俗子在历史的狂澜中独立奋斗,阿米尔在一条从再次成为好人的路上一直追寻这最初和哈桑一起追逐的风筝。很多时候亚墨都在怀念那些年一起追风筝的人.


我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也一个人看书,写信,自己对话谈心,只是心又飘到了哪里,就连我自己都也看不清......阿桑把这首歌留在渐次老去的时光深处,留在遗世独立的孤独人心中,当然孤独的人中也包括我,后来,那片叶子一直没有学会飞翔,他永远的失去了自己的天空,永远......


我这次从老家出发到北京的行囊还是我上次离开成都到广州时的背的双肩背包,里面装着几本不离不弃的书,然后就是一口装衣服和日用品的行李箱。我自己仿佛是恋物不恋人,这些年去过一座座城市,认识了一个个陌生然后熟悉的人,他们和她们很多人或许最终都会遗失在我的记忆里。有些心情只适合尘封,就像有些人只适合遗忘一样。我愿意做一个能够免去叶子半世风雨无依,孤苦悲怜的有心人。不知那一树在风雨中招摇的冰凉了身心的叶子是否会像我一样渴望被人收藏,妥帖安放,免去苍凉,免去孤寂......


有时候和朋友一起闲聊,会不由的感叹,岁月就是一把杀猪刀,红了葡萄绿了芭蕉,还有家乡月光下的老屋。思绪回到了一年前,或许是因为新生厌倦也可以说是受到了外界物质因素的纷扰,我们家去年年底不得不迁离昔日惜身的老屋去了新居,犹记得搬家的最后时刻一种莫名的情愫从心低蹦出来,我将它们从心海抽出,蹲在地上翻看过去的心事,突然院子里的香樟树掉下几片叶子,早已被时光吸干了水分的叶子仿若一具不知名的干尸横在地上,断了脉搏。捡起一片叶子凝视,透过它残薄身躯朝着余辉的方向望去,看到一根根纤细经脉里蕴藏的尘年旧事。


那时候我还很小,总是在月光下听着奶奶讲古老的故事,凄凉的生活。那时候我还太小。总是跟在妈妈的屁股后面咿咿呀呀的嚷个不停,不离不弃。那时候我还小......收拾东西的时候,拉开抽屉发现了里面泛黄留言薄散发出老旧的气息,和着他们和她们当年在光阴里为我倾诉然后在纸上风干的墨色心事。留言薄里还夹着当年玉梅做得树叶书签,上面写的“满是情话”当然也有六月高中之类的话语。这片叶子在留言薄中沉睡了多年早已沾染了潮湿的墨香,我初中毕业后就离开了老家独自去了外面的世界,读书,实习,工作,一个人过着飘荡的生活。此时再次翻开昔日的留言薄,回想着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就好比忽然发现了一幅浑然天成的时光图。


旧的时光就得心事在记忆里枯萎,苍老的是今朝人烟散尽的悲戚。我很想告诉他们和她们,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也很无奈。这次右脚受伤经过了一个月的洗礼,谈不上物是人非,更没有欲语泪先流,很多不认识的银泰鸿业同事和几个室友给了我很大的帮助,所以我是知足的且会感恩的。看着在我身边兜兜转转的同事们,我还是在一瞬间想起来昔日的悲欢离合,澎湃了过往的忧伤。旧事,终究是旧事,终究都过去了。


在无声的岁月里,我们总是要明白一些事情的,譬如亚墨的感情,或许我愿意相信“坚持就会有好的结果”,但是这终归是有期限的,过了这个期限之后,我又会突然明白“不是所有的坚持都会有好的结果”,个过程太生涩,这太漫长,让人难以接受。这些年尝试了多种职业,但终究被自己炒了鱿鱼。这些年认识了很多女生,但终究没有真正的女朋友。以至于现在很多时候自己悄然的关上了心门。这相当于自我否定,或者说,凤凰涅槃浴火重生,过去一切的一切都已付诸东流。


以前看过一本书,书中的一位牧师说“人生在世,离不开各种关系;血缘关系,婚姻关系,情感关系,社会关系......但人生最终会走到一点,在那里,人倾其一生建立起来的各种关系都会终止,只剩下一种可能的关系,就是人与神的关系。”一开始读到这句话使我认同,但随后回味的时候又让我感到绝望。我一直不愿承认自己是一个失败的人,虽然没拥有有自己真正喜欢的工作,没有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很多时候面对很多事情讲不出什么话的,或许还是要经过岁月,站在更远的地方看待自己的前半生,看清楚事情的原貌,看清楚他们和她们的本质。才能给自己某一个阶段的生活做一个总结。而在当下,断然是什么都说不出来的,也说的不准确。就好比说:亚墨今年十八岁,你们信吗?


这篇文字写到大雪,叶子,老屋,旧时光,.....直到写到情感的时候才发现心那么疼。这几天上岗培训,满球场的开车转悠熟悉场地,记得第一天下场地回桃花岛后感觉到脸上撒盐搬的疼痒。面对夏日炎炎我开始怀念北京刚刚过去的冬天,我愿意在寒冷中裹紧棉被,卷缩在榨冷的床上。用胸腔奔涌的热血和依旧散发着暖意的身躯退却寒冷,扯一幕黑夜做序幕,拉开一段旧时光里斑驳的梦。想象着远方一个丁香花般的姑娘,我笔下的墨迹便幻化成一缕缕想念,让夜风捎去我绵远的等待,一笔一笔的勾勒出她微笑的脸,然后用我的流年绘制一幅天长地久的陪伴。


如果旧时光像海上浪涛,起风时能够越过翻涌的人潮,那我是不是可以踩着海水回到过去。光影里,我撑着一叶苍舟划过流年,海面上浮起几片叶子,确定是被风霜打落的春叶,初绽的叶尖泛着青绿。我把它藏进衣衫,在胸口的微凉里忽然就看清了一片叶子的孤单。


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爱情,原来的开始时陪伴,但我也渐渐地遗忘,当时是怎样有人陪伴。 叶子是不会飞翔的翅膀,翅膀是落在天上的叶子。


多年以后,阿墨会在岁月中痊愈。



来源:青字文艺

评论
热度 ( 20 )
  1. 海洋之心新世象 转载了此文字
  2. 雨楠:)喃语新世象 转载了此文字
    翅膀是落在天空的叶子http://bjhuizhong.net/
  3. 悬崖碧草新世象 转载了此文字
  4. 青树新世象 转载了此文字
  5. 夕拾新世象 转载了此文字

© 海洋之心 | Powered by LOFTER